“人生就是一场体验,好的坏的你都该有” | 对话

2020-02-27 14:04:50

以下内容为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与合纵文化集团董事长李华宾的对话部分,全文阅读需要10分钟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上午在忙什么?

李华宾:早上起床了,在陪儿子下国际象棋。本来想去游泳的,但是出差了很多天,就想还是陪他下个棋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个人很喜欢游泳?

李华宾:我去年元旦的时候,写了自己的12个目标。游泳,我要学会自由泳。感觉自己不会自由泳,很逊,我要把它学会。去年一年游泳的量就很大,基本变成我的一个爱好了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其他11个目标呢?

李华宾:只有第一条跟自己相关,其他目标都跟公司相关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现在每天花多少时间在工作上?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在最初创业的过程中,你曾经历过哪些至暗时刻?

李华宾:1996年,我开始做音响生意,眼看着要赚50万了,结果香港回归那天,整个市场被一把火烧了。我当时被烧掉了60多万,最后只得到了7万的赔偿,很多人比我损失少很多,却得到更多,这也蛮让我有启发的。烧之前我还开了个火锅店,生意也挺好的。

这一次就体会到“痛失”,就像有时候亲人离去的痛失,那个时候事业就这样失去了。人睡觉,一般睡3、4个小时醒一下,翻身后继续睡,我那一个多月,40几天都是翻一下身就醒了,睡不着了。虽然火锅店生意很好,但是要赔偿之前厂家赊扣给我的音响器材,我就把火锅店卖掉,才卖了11万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后来呢?

李华宾:过了一段时间,我们那边有人做音乐茶庄,我去给他们装音响,发现他们生意挺好的,再后来,我之前工作的夜总会,又要重新开会,有领导就问我要不要接手,我就说好,然后在广西柳州开了第一个音乐酒吧“新艺堡”,开了十六七年,前年才关门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最难的“关”是哪一年?

李华宾:2008年,我们遇到了发展路上的第一个危机。当时我们已经开了十几家店了,有一个模仿我们的竞争对手,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,因为他模仿你,各种做得比你好。这家酒吧品牌当时会有一两百号小蜜蜂(营销人员),招来的美女和帅哥去认识各种客户,他们一来就把所有的酒吧客户都认识了,跟他们做朋友,请他们吃宵夜,一开店,你所有的客人都过去了。很恶性的竞争,但是没办法,几乎他们每到一个城市就把我们干掉,我们就很被动,一些店就开始亏损。

后来,我想,我们要看长远,他们不是学习我们嘛?反过来我们也学习他们。但是营销那套我们始终做得不太好,这不是我们的DNA,我们的DNA还是把产品和服务做好。我了解竞争对手,我估计我反过来跟随的时候,他们整个团队反而不知道该干嘛,内部乱了,也可能是更自负了,反正对方开始做新品牌,碰到各种挫折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竞争这么激烈,你自己有分析过为什么苏荷能跑出来?

李华宾:运气当然是一部分,这是肯定的,对方其实是自乱阵脚。但有时候,很多观念你找对了,就是一个开关,一开了,就扭过去了,你就很明白你该怎么做。

我记得2011年我们出了第一个“本色”,一出来就很旺,我知道竞争对手更乱了,又要学习这个了。我认为一个服务业的商业模式出来后,基本上能够发展到跟你对抗的时间是五年。所以如果一个品牌很成功的话,你记住,要抓紧,你只有五年时间,甚至现在五年时间都还不到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会花大量的时间思考什么问题?

李华宾:我反而比较喜欢思考细节。

我去哪儿吃到一个好吃的,我就回来跟他们讲应该怎么做。比如说德国猪手,在德国也好,中国也好,很多人都喜欢做这个菜,但其实里面不够入味,我跟他们说,在一个猪手上面打很多钉,空心的,烤的时候不断把肉汁从管子淋进去,客人还可以现场取钉子。我认为我们泰囧的德国猪手是全世界最好吃的。

还有,人最怕尴尬嘛,你给我的(服务),要还是不要呢?所以我们在演出的时候,我常常会说这个不行,这个会造成客人尴尬,尴尬就是不愉快。如果你的话术,你不能在第三句就让人进入状态,那就要调整,要找一些套路,要会聊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自己做菜吗?

李华宾:我从来不做,我喜欢吃。但很多时候,我知道大概是怎么样,我觉得未来一定是中国菜最受欢迎,我们一个粤菜就可以把日本菜覆盖三遍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餐饮是一个充分竞争的阶段,到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样的趋势呢?

李华宾:我是这样看,我们在做音乐跟餐饮的结合,我有责任把这一块在餐饮的百分比做大。比方说,现在在餐饮行业,我们的市场份额可能才是万分之一,如何变成千分之一。我在音乐餐饮领域是第一,我公司和我的份额就很大,我希望这个品类变得更大。

胡桃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地方,它真的是把餐和酒吧时间,结合的分数比较高,我给它评价80分,这两个结合很难的,尤其是中餐跟酒吧,之前没有成功案例,只有西餐跟演出结合的案例。

所以,我们接下来会怎么去把不同的品牌结合起来。如果只是说做一个晚餐,带了个演出,那是增加开支的,做起来有点累。你一定要把餐和夜生活结合。反过来我们有些酒吧品类,我们会想办法把它跟晚餐结合做起来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中国人在餐饮潮流上的变化,据你的观察是什么样子的?

李华宾: 实际上这几年是大众消费的爆发年。

以前不出来吃饭的,变成一个月出来两次。本来出来两次的,变成四次,这种越来越多。餐饮门店数量的增加是大爆发甚至大革命,都转到大众为主。2014年我们去外婆家,吴总也出来接待,他当时有80多家店,超时尚的高级餐厅的装修,卖大众消费的产品,它的成长就是得益于大众消费的成长。海底捞更是大众消费大爆发的例子。

十年前,我去西班牙特别多,还有伦敦。我就发现了大众的一个趋势,这个趋势我们在胡桃里上面就体现了,叫“去高大上,去设计感,去时尚化”。因为你现在去欧美国家,你一看,满大街的人都不像有钱人,甚至很多人像穷人,牛仔裤、板鞋、T恤,基本上都是这样。你在中国常常还见到拿着名牌,或者穿得比较时尚,比较讲究,甚至怪异,在国外非常少。

所以,在中国“接地气”是很重要的事情,比网红店更重要。随着我们国家法律更完善,如果餐饮的食品健康安全更好的话,会助推我刚才说的接地气的趋势。因为我去哪个店,我都吃得特别放心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对大众的消费非常敏感,在商业上的洞察力,和你在夜总会工作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吗?

李华宾:我觉得还是跟我爱读书有很大的关系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主要看哪些书?

李华宾:官场小说、武侠小说,比如黄易的书,当时看了觉得惊为天人。因为我爸原来在铁路司机学校工作,我小学三年级他就带我去借书,等到初中毕业的时候,学校图书馆里的书我都看完了。后来毕业后爱看管理类和励志类的书,卡耐基《人性的弱点》,我二十年前,很早就看了的,它给了你一个思维模式。

最重要的是弗洛伊德说的,我们90%的决定来自于潜意识,只有10%才是大脑的决定。我知道今天不要喝酒,但是一到晚上又喝多了,就是我的意识在做决定,而不是思维在做决定。所以反过来推论,我们传统思想里的“知行合一”,这非常重要。

我最早为什么下决心做连锁呢,我是在开完第一个苏荷,冬天回家的时候,看到一本书非常感动,英国一家酒吧连锁公司,当时有937家点,我才一家店,我心想这要管理起来,打电话都打不完。

我看了很多管理知识类的书,后来我找到了依据,彼得·圣吉说了一句话,“管理者要多读小说,读小说有利于动态地、整体地去理解人和把握人。”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实际管理中,你是什么风格?

李华宾:管理有两种,一种是把内部管理做得很好,一种是用成绩和愿景来领导人。我其实管理不算很擅长,我也不喜欢去做这些事情。

我是技术型,只关心创造和商业模式,管理上面这几年我都是让合伙人去管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在体系搭建和团队管理上,有焦虑过吗?

李华宾:我总想把自己收起来,我看书,觉得以前我是项羽,我们开店,我都是最全能最能干的,第一,苏荷的整套管理制度都是我做的。

2008年的时候,团队慢慢也大了,竞争也来了,怎么办呢?我要做刘邦,很痛苦,但是我知道我一定要转变。我们也为了这个转变,还是付出了很多代价,包括现在都还有代价。我最后给自己定目标,我要变成曹操,自己很厉害,但是手下还是很多,兵多将广,猛将如云,谋士也很多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转变的过程痛苦吗?

李华宾:当时我是有意识地要让手下人成长。我给你带到一个阶段,我不管你就不管,很久以后再来去看一看,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再去跟他互动一下。

我们的体系到今天来说也不算十分完善。其实每一个高速增长的公司,职业经理人来都很难做。像我们是集体办公,十来号高管都在一个大办公室里面。因为什么?房地产很有体系对吧,房地产所有人起码都是大学毕业,都有专业对口的人来做事。房地产是小团队干大事,生意很大,团队很小。我们呢?生意不那么大,很复杂,背后团队也多。所以我们就集体办公,有什么事快速交流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在团队管理上,你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?

李华宾:我最关心团队的创造力、脑子的灵活性,如果是总监一级的,我觉得担当很重要,具有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,对于基层员工,我更重视忠诚度。所谓忠诚度,指的是愿意跟着公司一起把自己的事情干好,其实就可以了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改变你人生的第一个时间点是什么时候?

李华宾:2001年,因为我好酒,有酒精依赖,当时212斤了,很胖。我想要改变我的人生,决心开始锻炼,就组织所有酒吧和歌舞厅的歌手、乐手、演员一起踢球。这一年又发生了拆迁,我一下瘦了50多斤。然后我从柳州跑到了南宁,开了第一个苏荷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你认为自己性格中的优缺点是什么?

李华宾:我这个人最擅长的是洞察力,归纳总结现象,怎么落地这部分,就是我比别人强的地方。当然很多人都会规划、发现、观察、总结,但是怎么变成大众最喜欢的现实,这是我擅长的。

我这个人蛮强势的,天蝎座,我有时候说话有点刺人,我也觉得应该收敛。其实我的性格是内向的,不擅长社交,餐饮行业,我也不认识人,酒吧行业我也不认识,音乐行业也是,很多都只是认识,没有深入交流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在创业和生活之间,你最大的压力是什么?

李华宾:真的不好意思,我真的没有压力。原因是我很早就明白了,人生就是一场体验,好的坏的你都该有,得失心没有那么重,但是我尽力。我的压力反而是因为爱喝酒,睡眠不是很好,我找了很多办法,醒了睡不着,每天睡不到5小时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现在解决了吗?

李华宾:这个问题也已经解决了。中医上说,醒了之后睡不着是肝火太旺,可以做相应的调整。我是在无意当中发现喝广西的金花茶,喝了之后连续两天我可以睡8小时。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,今年我还去学打坐、禅修。还有,我已经辟谷7次了。

音乐财经(ID: musicbusiness):有效吗?

李华宾:非常好。中国有很多办辟谷的班,我们第一次是在青城山,5天,我坚持了8天,去年我参加了两次。它会教你一些方式,每天我们要步行十公里,对身体很好。

18301091815

邮箱:zixuan.song@chinambn.com

商业 | 酒店业升级潮下,摩登天空如何打造“人与空间”的全新交互时代?

从音乐出发,摩登天空要打造一间新一代年轻用户真正需要的属于他们自己的“新酒店”——最酷、最潮、最摩登。

音乐座标观察 | 一票难求的崔健,为何登上仅有几百人规模的Blue Note Beijing舞台?

高品质爵士乐演出品牌Blue Note自落地北京的第一天,它的成长轨迹就备受瞩目。Blue Note Beijing这两年里经历了些什么,即将登台的崔健对它意味着什么?

左右滑动 了解小鹿角APP

上一篇:【企业】斯道拉恩索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: 开局表现出色 利润保护计划显现积极影响

下一篇:2019年4月28日财经新闻(语音版)

最新文章